11 月 12 日,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9 深圳站,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分享了他作为二十年创投老兵的经验之谈。

在创办启明创投之前,邝子平曾在英特尔和思科中国任职,在启明创投,邝子平主要关注 TMT 领域的投资,他投资过的公司包括旷视科技、优必选、云知声、触宝等。

现在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计算科学这样的科技领域,哪些方面是构建竞争壁垒或者技术壁垒的关键?


邝子平认为,现在单纯是去做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的话,竞争壁垒、技术壁垒其实并不是那么深:“时不时会看到有新的初创企业说准备做人脸识别,一旦他们在细分领域落地效果不错,就会认为在某个场景自己也可以像现在几个头部的人工智能企业一样会很成功,即便达不到头部企业那么高的估值,也能够做到 1/5、1/10,其实这个感觉是完全错误的。” 邝子平说。

中国的几个大的人工智能企业非常值得尊敬,他们通过将高精尖技术迅速应用到具体场景,马上就能获得收入。“但不要忽略,他们在内部还有很多很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在开发,那些技术是有很高的技术壁垒的。” 邝子平说,例如旷视科技自主原创的深度学习框架 Brain++(注:Brain++是旷视科技自 2014 年研发的端到端的 AI 算法平台,获 “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这是一个非常 ambitious(有雄心壮志的)的计划,在国外的对标产品,是由谷歌人工智能团队谷歌大脑开发的 TensorFlow。”

另一个例子是优必选,这是一家人工智能和人形机器人高科技创新企业。旗下包括便携式智能机器人悟空、编程教育机器人 Jimu Robot、商用服务机器人 Cruzr、大型仿人服务机器人 Walker 等产品,通过打造 “硬件+软件+服务+内容” 智能服务生态圈,让机器人在广泛领域运用。

“这些看起来好像没有很大的技术壁垒,但是如果去看到它内部的实验室,则是在研发 Boston Dynamics(波士顿动力)那样的机器人。但如果要等到 Boston Dynamics 这些人形狗、大机器人出来,可能是 5 年、8 年以后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优必选能够把已有的技术马上在民生领域用起来。” 邝子平说。

技术的应用是一方面,还要做到不忘初心,科技公司不能止步于技术,而是要思考如何通过人工智能、机器人改变人们的生活,让大家的生活得更美好。邝子平认为,接下来在金融、自然语言处理、陪护机器人领域将会广泛运用到人工智能等技术。

邝子平介绍:“金融是一个很广阔的领域,里面能够用到很多的人工智能技术;而当 ‘自然语言处理’ 的技术越来越成熟以后,在 ‘内容生成’ 等方面都能够有新的应用出来。比如说现在很多的华尔街的报告,美国的体育赛事简单的报道已经是能够用机器生成出来了。这里面运用到的 “内容生成” 技术是将以前的这些报道文章,通过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让机器去理解。 再比如说陪护机器人,现在已经有了很多比较简单的人形机器人,就是它未来的一个雏形,如何从雏形做到以后真正能够给老人家服务、做陪护,中间的路还是挺长的,中间还是有事情可以做。”

作为投身创投事业二十年的 “老兵”,邝子平在帮助初创企业和创业者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他认为每家企业希望投资者去帮忙的地方都不大一样。早期的初创企业会希望在企业整个方向、策略方面帮得多一些;再成长一段时间以后,可能希望帮得比较多的是在人才这一块,包括不同岗位的配置等问题;等企业继续健康成长了,时不时会有一些内部的、大大小小的风波,在出现这些情况的时候,作为一个比较的中立的,但是对企业又很了解的一个投资方,则需要思考如何帮助管理团队把这些事情处理好。在企业更成熟的时候,投资方可能需要思考和企业一起走向资本市场,甚至走向海外市场。

最后,邝子平对科技领域的创业者提出了几点建议,他认为在科技领域里面的创业者真的得有科技的梦想、得有科技的能力。商业模式的东西可以讨个巧,甚至可以做一个比别人做得更好一些的 “me too”,但是得建立自己的竞争壁垒和技术壁垒,确实必须有科技能力。创业者必须对自己在做的事情确实是有非常的热情,有能力。最后,科技领域的创业者要有长期作战的准备,因为科技类的投资周期往往会比较长一些,所以要走的路会比较长。